百川

【原创耽美】平面(3)

喔一定不会弃坑的,也许更新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!
中间也许会小虐,但是结局一定是大写的he!_(:з」∠)_

“大姐,我好冷啊。”沈路团起身子,颤抖着用衣服盖住自己。

大地震结束了,余震像烦人的小鬼总是在放松警惕的时候来一下,天是灰色的,不给好脸色,似乎是在纵容着罪恶衍生。沈路对这一片灰色十分熟悉,对于灰色的血也十分熟悉,他不喜欢红色的血,非常不喜欢,仿佛那红色就是恶魔,张开嘴大声叫嚣着,嘶吼着,想要在最深除撕毁他的灵魂。废墟是床垫,碎石是被子,沈路从废墟中出来的时候穿的是大衣,虽然是小孩子的大衣,但是已经被石头刮的破破烂烂了。一点也不保暖,大姐更是,因为在洗澡,所以身上只有一条大毛巾。

“孩子,你们赶紧去那帐篷里,别晃悠了。”一个穿着磨得破破烂烂的军服的军人随手抱起沈路,牵起裴芳美的手,却感觉到了一股反劲,裴芳美回头看着废墟,“不要,放开我啊,叔叔,我爸爸妈妈还没出来。”

军人颤抖了一下,握紧了手,“......”,他不知道怎么回答,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,放心的睡着,放心的等着灾难过去。

“姐姐,我好冷。”

“小路,我们没有爸爸妈妈了。”

“姐姐?”

“我们没有爸爸妈妈了,你听不懂吗?”

“姐姐,对不起。”

“我们......没有......爸爸妈妈了......没有了......”

裴芳美没有哭,只是有点结巴,但在人声鼎沸的帐篷里显得格外清晰。

沈路才四岁,大姐却已经八岁了,也许就是因为这个,大姐明白没有了,是什么意思。

“小路,过来。”裴芳美对沈路招了招手。

“哦。”沈路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,裴芳美一把拉过沈路,她的身体是裸着的,脏兮兮的,全是灰尘和细小的划伤,一开始的时候没有特别大的感觉,现在平静下来以后疼的她没了知觉,现在弟弟在身边,还好,她还没有失去一切。

沈路静静的靠在姐姐肩上,一会,便感觉到了轻微的抽动,裴芳美在哭。

“姐姐......”哭了一会儿以后,裴芳美直接拉过了沈路,紧紧的抱着沈路,把脸埋在裴芳美的怀中,哭声从像猫一般孱弱的哼泣变成了毫无顾忌的放声哭泣,沈路听了也想哭,可是除了眼皮的不断抽动,便什么都没了,眼泪像是在玩弄似的,总在沈路不想流的时候自动流了下来。

之后过了好几年。

沈路和大姐来到了南京。他们都很小,所以在地震之后他们进入了孤儿院的名单,但是大姐逃了出来。

“小路,你喜欢孤儿院吗?”

“不喜欢。”

沈路当然不喜欢这个孤儿院,这并不是在物质上有什么厌恶,只是每天就像僵尸一样,坐在或是站在黑暗中,看着黑暗,眼中没有所谓的光明,即使是站在明亮的院子里,仍然是孤独的。

沈路和裴芳美在南京举目无亲,还好有孤儿院在,沈路上了学,但是大姐却不知踪影。

沈路每天在黑暗中徘徊时,姐姐在自己胸前哭泣的感觉仍然还在,沈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恨不恨姐姐,毕竟姐姐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个地方,沈路每天都害怕自己会被黑暗吞没。

学校里好糊弄,毕竟学校里的同学之间的关系不是电影中的那样阴暗。

所以小学上的很安稳初中也是万事安稳。
直到到了高中,似乎有了改变,因为不是义务教育的关系,孤儿院便不再提供学费一系列大小费用,再到高二,这个孤儿院从沈路的生活中消失了。

沈路找了一份工作,在一个手机店里做夜班销售,正好复复习。

【原创耽美】平面(2)

慢热哦~( ̄▽ ̄~)~
表介意啦,cp比较清水,但是一定会he的,相信我~( ̄▽ ̄~)~
“小路,你怎么又睡着了。”
阳光总是不吝啬的,阳光也像是最廉价的,他就像是街头第一家妓院,里面的姑娘最妖娆,最便宜,最有希望。
“下课了,为什么不能睡。”
沈路抽出课本,开始写作业。
“真是好学生,利用一分一秒写作业啊。”
“要不然晚上干什么。”
“看片啊,思春期的小男孩的作息时间不都是这样的吗。”
“那是你们,我还没到思春期。”
“哎呦。”周围一片起哄。
沈路一点也不脸红,只是鼻尖有点红。今天的作业有点难,王老师的作业又得好好写,不然明天就得被公开处刑了。
“我说你们,今天数学挺难的,不赶紧去抄抄班长的吗?”
“有你在,干嘛找班长啊。”
班长是个靓妹,特别好看,还是个语文课代表,嘴角伶俐,八面玲珑,每个老师都挑不出她的毛病,而且班长的一众闺蜜更是人才聚集,什么数学课代表,文艺委员,校干部,人脉也是广的没话说,恨不得连保洁阿姨都能扯上关系,但这种女孩子骨子里是自卑的,因为太优秀所以太自卑,一大堆支持者也是为了掩人耳目,毕竟是人总是会孤独的。
副班长是个男孩子,也是属于万众瞩目的对象,本来沈路的班就是除了干部子女班之外最好的班了,副班和班长也只是因为交不起干部子女班的学费而来这个班的。
高三是三点一线的,但是沈路的重点不是学习,是大姐的婚礼。
丁正伟的父母要嫁妆,大姐拿不出来,因为大姐没有父母。

【原创耽美】平面 (1)

1'第一次发文,比较清水
2'走剧情向,比较慢热,属于没事消磨时间来看的
3'作者是学生党,而且还是高中党,也许会断更但绝不会弃坑,这是肯定的
4'历史背景参考现实,微微架空
5'长短不定,欢迎讨论,不过请勿拍砖
6'看到这里谢谢你的坚持,毕竟是小白,不喜欢迎左上角,请勿人参公鸡

       “小路,回来了?”大姐从厨房走出来,手上还拿着铲子,上面沾着浓稠的汤汁,姐夫也从客厅探出头,“小路,看见花花了吗?”大姐关了煤气灶和油烟机。
“花花怎么了?”沈路解下围巾问。鞋子有些湿,外面下雪了,明明是南国,却这么快就下了一场雪,对于长期蜗居与湿润温暖之中的南国居民来说,未免太过残忍,沈路也是恰好出了地铁看见下雪,买了条围巾,一路走了回来。
“明明说好了让她一个小时之内回来的,怎么还没回来,要不你帮我去楼下再看看吧,否则锅子冷了就不好了。”
“好。”
花花是大姐的孩子,大姐和沈路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大姐养活了他,供他上了大学,给了他一切。姐夫是个员工,工资不高,花花今年正好六年级,而今天,是寒假的第一天。
沈路重新围上围巾,走出家门。
呼出的白气预示着正冬天一定很冷,沈路怕冷,怕得要死,以往大姐和他还小的时候就很讨厌冷,因为冷不同于热,热顶多会流汗,而冷会一点一点的吃掉身体的知觉,而且冷很贪婪,他总是欲求不满,四肢没了知觉也罢,大脑的意识它也要吃掉,最后在彻底昏过去之前,却又用意不明的在大脑之中创造一段根本不存在的回忆,留下最后一点温暖,不过这点也是挺可爱的。
还没下到一楼,便看见一张很像大姐小时候的脸的人,是花花。
沈路和她撞了个满怀,沈路笑笑,弯下身子摸摸花花的头,拉起她的手,走了回去。
沈路讨厌上学,因为上学了,大姐就要更加努力的工作,每天作为一个学生的沈路睡了,大姐也没有睡,沈路从来不去补课,即使大姐要求过,他也用自己的成绩回绝了大姐,因为补课费不是他给的起的,省了那么多钱,大姐就能多睡一会。大姐也想过要让自己谈一场恋爱。但是不行,看着那些女孩子的脸,沈路只会想到慈爱的大姐,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变态,或者是心理不正常,于是他偷偷看了回心理医生,医生很同情他,用了最委婉的方式告诉他,只是类似于恋母癖的一种心理依赖,毕竟小时候那么都活过来了,有点恋母癖的心理很正常的。沈路很纠结,因为看到女孩子脸就不行的话,男孩子是不是可以了,然而沈路却没有去尝试,他怕结果更可怕。
这座小城市人流量很大,所以地铁就挖起来了,什么高楼大厦也建起来了,沈路却不喜欢它们,因为他总是担心它们会再次倒下来,像以前一样。
大姐叫裴芳美,姐夫叫丁正伟,他们是媒人互相介绍的,丁正伟的父母也是对十分护子的父母,他们总是担心儿子会怎么样,每当他们定期来看丁正伟的时候,沈路总是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们,因为沈路没见过父母,总是很嫉妒,但是又很无感的想着很多事,他很羡慕花花的无知和天真,她的健康的无忧无虑。沈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这么健康的活着,在这么好的大学上课,在大姐的屋子里享受温暖。
今天,读研结束了,沈路就要去找工作了。
沈路的模样不错的,朋友也不少。其中有几个不离不弃的朋友,即使没什么共同话题。
沈路觉得自己就像活在一个平面,所有的感情和回忆都可以一眼看见。而这个平面的两端很平衡,因为这个平面的反面是什么样的,沈路不敢想,也不愿意想。

钻石你的头发怕不是想要气死阿爹。。。。